青花瓷

2018-03-08 09:55 来源:开州日报 作者:吴立刚 责任编辑:赵娟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谁的目光,扣问你内心萌动的流水与芬芳?翩翩而舞,且自由自在,把雨的精魂撒落在你靠近孤绝的边缘上。

■吴立刚

谁的目光,扣问你内心萌动的流水与芬芳?翩翩而舞,且自由自在,把雨的精魂撒落在你靠近孤绝的边缘上。

无法捕捉的目光,在精美如瓷的句子里,被想成一只翔舞的蝴蝶,随风舞蹈。

瓷。有云烟和音乐栽种体内。有水仙清洁的精神淘洗呼吸。切肤的爱恨与疼痛,来自一场熊熊燃烧的窑火与捏塑之手。

江南的木薪已燃,捏塑的手指已冷。

那最初的指印,在你泥胎的体内,比一场窑火燃得猛烈。你是木薪燃烧的灰烬里,日月的胎体里诞生的凤凰。

日月行天。浴火的凤凰,清洁的精神高蹈于一切香木之上。沐浴天风地气,餐风饮露。

于高洁的鸣蝉,厮守在一方纯真的天宇。

瓷呵,被烈火拷问的灵魂更为坚贞,更为清洁。从此,精神的洁癖,裸在生命的出口。

瓷——美是一种冷峻的锋刃。

大雪将至。寒冷响彻骨髓,惟有一种燃烧的爱情,以梅的绽放,傲视在季节铁黑的枝头。

瓷呵,我阅你千遍的目光,能否消融你灵魂陡峭的枝头上坚硬的寒冰?

你是旌旗骏马江南丝弦里青鬓朱唇的宫娥?你是江南浣纱采桑养蚕的小家碧玉?

豆蔻年华,如花、如玉、如月,在月光深深浅浅的水湄,吟唱成一株江南清秀的植物。

是栀子、是茉莉、是兰草、是紫藤。

在二十四桥,明月的唇边,夜自江南的屋顶,暗香浮动。如水、如霁、如萧、如笙、如月。

游廊回转。定格在江南古老的花窗之下,你倚靠的背景,灿烂了我最初的记忆。

是易安词里嗅青梅的亭亭少女?一把青涩的日子,在一个王朝湮没的背影里,渐行渐远。

我内心的景物,被你澡雪的目光,轻轻擦亮。清澈如水。

在阳光描慕的轮廓里,你高贵的恬静,沐浴若莲,悬浮若莲。有水质一样的微笑,洇入岁月浸黄的宣纸上,晕染出江南痴情的水墨。

瓷呵,每一片都是江南谷蜇居的桑树。每一片都是雎鸠对唱的河洲。每一片都是鹧鸪筑巢南方的嘉木。每一片都是江南女儿红的年龄。每一片都是渔人衣解蓑衣云烟的滋味。

瓷呵,我禅坐的思绪,一片空白。风的羽毛,被二十四番花信,越吹越绿,越吹越暖。躺在你水墨成烟的怀抱里,真想长成一棵至生至死的茶树。真想泊成一只水天一色里横渡的舟子。

听风、听月、听水。

我写意的骨骼,风情万千地为你,歌唱成衣架饱经风霜的紫藤。

有风,摇响我纷杳的思绪。有雨,滋润我淡紫的心事。

叠印在你背影里,是衣生起伏的情节。在岁月的额头,如墨,淋漓……

(作者系开州区人,万州区作协会员)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332900024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13119号-1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