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溪的“湿地一家人”

2019-07-11 09:43 来源: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责任编辑:赵娟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重庆市开州区位于三峡库区腹心地带,是三峡库区消落带面积最大的区县。管护如此大面积的消落带,不是件易事。今天,我们将带您认识开州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白家溪的“湿地一家人”,分享这一家三口守护消落带湿地的故事。

重庆市开州区位于三峡库区腹心地带,是三峡库区消落带面积最大的区县。管护如此大面积的消落带,不是件易事。今天,我们将带您认识开州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白家溪的“湿地一家”,分享这一家三口守护消落带湿地的故事。 

“我叫朱红宝,是管护站的管护员。这位是我的妻子,叫徐廷珍,是给我们管护站管护员做饭的炊事员! 

好好吃!做得好!这个是我的儿子,是管护站的管护员,长期在这里管护。”说话的这位,是朱红宝,中等身材,笑容可掬,声音洪亮。他是今天故事里的男二号,“湿地一家人”中的父亲。 

2012年,这一家三口住进了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白家溪管护站。朱红宝的儿子朱时平,是管护站唯一的管护员;朱红宝的妻子徐廷珍是管护站的炊事员;自称“管护员”的朱红宝,其实是分文不取的“义务管护员”。 

重庆市开州区白家溪位于开州水位调节坝以下、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之内,是三峡库区澎溪河湿地科学实验站、澎溪河湿地工程示范基地的所在地,是三峡库区开展消落带湿地科学研究的重要场所。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是三峡库区最大的湿地,生物资源丰富,保护区内有不少动植物被列入国家保护名录,保护工作意义重大。然而,保护区成立之初,由于缺少专门的管护人员,耕种、放牧、非法捕猎等破坏行为时有发生。 

2012年,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熊森找到了村上的老支书朱红宝,让他帮忙物色一名能驾船、识水性、了解当地地形,有责任心又能吃苦的湿地管护员。朱红宝思来想去,觉得自己的儿子朱时平就挺合适。 

此时的朱时平在镇上经营着一家家电维修店,月收入五六千元。他会开船,闲时就约上钓友去钓钓鱼,生活过得很是惬意。没想到,父亲给他找了份新工作,工资只有一千多元,还不到开店收入的三分之一。朱时平一听,很自然地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里一个月一千多块钱的工资怎么能养活一家人? 

一边是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一边是陪伴他成长的澎溪河,朱时平有点为难。好在收入不错的妻子通情达理,承担起了养家的工作,为朱时平解决了后顾之忧。朱时平上岗了。 

以白家溪管护站为圆心,半径3公里之内,都是朱时平的管护范围。开始管护工作之后,朱时平才意识到这份工作有多难。“我们做了很多很多的工作,但没有人支持我们、理解我们。当地的农民,水消了就开始种地,开始放牛放羊。以前水消了之后,草全都被牛羊吃完了,根本没草。” 

每年春夏季节,三峡水库水位从175米降至145米,消落带露出。对土地有着深厚感情的村民们,看到大片露出的土地,总会瞒着朱时平播撒种子,开始耕种;家里养着牛羊的村民,看到消落带上长出的嫩草,总忍不住要放牧。每每这个时候,朱时平总要苦口婆心地跟村民们套近乎、讲道理,结果却收效甚微。 

“这附近有个农民,家里养了二十几头牛,三十只羊。我跟他讲,这是消落带,不能放牛放羊进入到里面,但他一点都不理解。他说,我的牛不吃草怎么会长,肯定要吃草。”朱时平很是苦恼,“我跟他套近乎,讲道理,最后,他说,‘行,我的牛羊可以卖,但是我要干什么呢?我也要吃饭啊。’他说的也是实在话。” 

这句实在话让朱时平开始思考:能让村民们干点什么呢? 

治理消落带的基塘工程、林泽工程要栽种大量的植物,需要大量的人工。这让朱时平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们管护站周围要种树,需要人工,我就叫他来帮忙种树,一天一百块,这边要种很多树。树种完了,他总共算了一下,确实比他养牛养羊赚得多。”

在实施消落带治理工程时,聘用当地村民当工人,村民们有了经济来源,种植、放牧的问题也就得以解决。 

看到儿子只身一人待在管护站,工作难度又这么大,朱红宝心里也不落忍,一有空就到管护站帮儿子分担一点工作。由于管护范围广、工作量大,朱家父子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食无定点。考虑到实际工作需要,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决定为管护站配备一名炊事员,人选就是朱时平的母亲徐廷珍。 

就这样,徐廷珍成了管护站的炊事员,每月工资1200元;朱红宝成了管护站的“义务管护员”,每月工资0元。 

但是,就算一家三口齐上阵,湿地管护的工作也不轻松。仅日常巡护一项,就足以让人精疲力尽。“夏天靠走路,主要巡护管护站周围的核心区,巡护一次要五个小时,纯粹用双腿。我们一家三个人,一年要穿破十几双胶鞋和水鞋。很多地方没有路,草都长到胯部了,必须穿水鞋,怕蛇,水里面很多蛇。”朱时平说,“冬天冷,但再冷也要巡护。水涨起来了,鱼很多,鸟类也来了,巡护的任务就更重了。有巡护船的时候,我们可以开远一点,巡护的面积会更广一点。” 

夏天潮湿闷热,冬天寒风刺骨;劝阻放牧、耕种,常常不被理解;制止盗猎、盗伐,更会遭遇危险;工资很低,任务很重……无论从哪一方面看,管护员都不是一份好工作。到底是什么让这一家人以管护站为家,一干就是7年呢? 

朱时平没有正面回答,他指着保护区消落带的湿地对记者说:“现在,达到这个效果了。你看,周围全都栽上了树,这些草啊,现在都留住了,也没有牛羊来吃了。” 

朱红宝仍旧笑容满面,声音洪亮:“比原来环境好多了,现在水也清了,水退之后也有鱼了。再早一点的时候,到处都是牛屎、羊屎,哎呀,以前看上去真是太脏了!我们现在周围的树木都长起来了,目前这环境,真是太舒服了!我感觉很自豪!” 

徐廷珍只是羞赧地笑了笑,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忙活起来,为这父子俩准备午饭了。 

这就是澎溪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白家溪管护站“湿地一家人”的故事。 

(据中央广电总台国际在线)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332900024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7013014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