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州七旬老人廖玉轩:要照顾智力残疾哥哥一辈子

2019-07-11 10:12 来源:开州日报 作者:熊瑛 责任编辑:赵娟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有这样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在自己身体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把无儿无女、智力残疾的哥哥接到一起居住。不仅自己悉心照料哥哥的饮食起居、日常活动,担心自己走在哥哥的前面,还把哥哥托付给儿子、儿媳,并再三叮嘱儿子、儿媳一定要视伯伯为己父,好好赡养他、照顾他,不能让伯伯受委屈,更不能把伯伯送到养老院去,因为“有侄不为孤”。他的好思想、好品德赢得了群众和镇村干部的一致好评,他就是镇安镇永共村8组、现年72岁的廖玉轩。

54e8ebcebf040a67eb3cd152541afb72_img_135_865_355_238

廖玉轩(左)带着哥哥廖玉春做农活

本报记者 熊瑛 文/图

有这样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在自己身体不是很好的情况下,把无儿无女、智力残疾的哥哥接到一起居住。不仅自己悉心照料哥哥的饮食起居、日常活动,担心自己走在哥哥的前面,还把哥哥托付给儿子、儿媳,并再三叮嘱儿子、儿媳一定要视伯伯为己父,好好赡养他、照顾他,不能让伯伯受委屈,更不能把伯伯送到养老院去,因为“有侄不为孤”。他的好思想、好品德赢得了群众和镇村干部的一致好评,他就是镇安镇永共村8组、现年72岁的廖玉轩。 

3岁时,廖玉春患上脑膜炎 

“我哥哥3岁时,得了脑膜炎,造成他永久性的脑损伤,使得他意识混乱、耳聋、智力低下,因此一直单身,年轻时和父母一起过,父母去世后,他就一个人过。”6月27日,廖玉轩向记者讲述哥哥的情况。 

廖玉轩口中的哥哥就是今年已77岁的五保老人廖玉春。廖玉春因小时候半夜突发高烧,其父母没有引起重视,没有及时送他就诊,把聪明灵性的廖玉春烧成了脑膜炎,造成他永久性的脑损伤。虽然父母也送他读了书,但仍然无法改变他笨拙的行为、迟钝的思维。长大成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既没有一个媒婆到他家来说媒,更没有一个姑娘主动向他示好,父母是看在眼里,愁在心里。眼看廖玉春到了不惑之年,仍没有丝毫动静,只好四处托人说媒,哪怕对方是瞎眼坡脚、智力残疾,只要愿意给廖玉春当媳妇就行。尽管父母费尽了心思和口舌,也花了不少的钱,却是竹蓝打水一场空。就这样,廖玉春一直单身,与父母居住在一起。2008年,年迈的父母因病相继去世,66岁的他就成了无老婆、无孩子的五保户。 

“父亲弥留之际,一直放心不下哥哥,拉着我的手一再叮嘱,要我把哥哥照顾好,不要把哥哥送到养老院去,即便我也走了,也要把哥哥托付给侄儿,因为‘有侄不为孤’。”廖玉轩讲道。 

66岁时,接到二弟家里照顾 

“爸妈走了以后,二弟就把我接到他家里,与他们一起生活。不但吃住穿二弟全包了,而且生病了,二弟还带我去医院看病,从没嫌弃过我,更没觉得我拖累了他。侄儿、侄媳对我也好,不让我干重活,害怕我身体遭不住。”廖玉春对二弟一家称赞有加。 

2009年春节,廖玉春居住在父母留给他的房子里,一个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的,想起父母在时,一起过春节的欢乐景象,不禁黯然神伤。本想去二弟廖玉轩家里去看看,但又不好意思去打扰,于是就蜷缩在家里。正在这时,二弟廖玉轩带着儿子、儿媳、孙子来到廖玉春家里,接他到他们家里一起过春节,一向呆头呆脑、不善言辞的廖玉春竟然连说数个“谢谢,谢谢”。洗了脸、拿了一套换洗衣服、锁好门来到了二弟家里。66岁的廖玉春就这样常住在二弟家里,这一住就是11年。二弟廖玉轩不但每天要悉心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还要照顾他的日常安全,毕竟廖玉春的脑袋有时不听使唤,时常趁弟弟出去干农活的时候,悄悄爬到大树上玩耍,附近的村民看到后,连忙通知廖玉轩赶回来,生怕廖玉春从树上摔下来。他甚至还悄悄跑到城区来,几天不回家,廖玉轩四处托人寻找,生怕他出了什么事,最后都有惊无险。为了保证哥哥的安全,廖玉轩每次下地干农活,或者上街赶场、走亲戚,都要把哥哥带上,因为把哥哥一人放在家里,他实在是不放心。 

“常说‘长哥为父’。父母去世了,哥就是我们的当家人,可哥哥又患病,当不了这个家,我在家中排行老二,就应该担负起照顾哥哥的责任,不仅要尊重他,还要照顾他、赡养他,让他老有所养、老有所托。”廖玉轩说道。 

77岁时,被托付给二弟家人 

“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如果哪一天,我走了,你们要担起赡养伯伯的责任,对他就像对我一样,悉心照顾,不能把他送到养老院去,因为‘有侄不为孤’,你们一定要为他养老送终。”廖玉轩在今年的一次家庭会上郑重说道。 

如今,已在二弟廖玉轩家生活了11年的廖玉春,不仅身体越来越来好了,而且精神状况也焕然一新,因为有二弟廖玉轩十年如一日的悉心照顾、精心呵护,让廖玉春不仅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而且还享受到了如父亲一般的爱戴。而廖玉轩除了每天要悉心照料哥哥,还要为哥哥的身体健康操心劳累,更要为繁重的农活劳碌奔波,因此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虽然也动过要把哥哥托付给三弟或者两个妹妹照顾的念头,但瞬间即逝,毕竟哥哥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环境,更习惯了每个人的性格,如果换一个新的生活环境,哥哥可能不习惯,不仅给弟弟、妹妹增加经济负担,还给哥哥增加思想压力,让哥哥产生一种被人嫌弃的错觉。也曾想把哥哥送到镇上敬老院去,因为哥哥是五保户,可又违背了父亲临终前的叮嘱‘有侄不为孤’。就这样,他把赡养哥哥的事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廖启坤、儿媳王秀容,并要求儿子、儿媳当着他的面向伯伯承诺,一定对伯伯好,不把伯伯送到敬老院去。 

“前些年,我通知廖玉轩把他哥哥送到敬老院去,廖玉轩死活不同意。不同意的理由有两点,一是要信守向父亲承诺的诺言,照顾好哥哥;二是不给政府增加负担,如果哥哥去敬老院住,政府又得拿出一笔钱修房子,不如把这个钱拿去给贫困户修房子。今年看到他身体状况差,又建议他把哥哥送到敬老院养老,他还是不同意,他这种孝老爱亲、大公无私的思想,不仅让我感动,更值得全村村民学习。”永共村8组的组长张步桃由衷地称赞。 

“廖玉轩这种思想品质确实高尚,他不仅主动赡养五保户的哥哥,还把赡养哥哥的责任托付给自己的儿子、儿媳,让儿子、儿媳接好接力棒。”镇安镇宣传委员冉启平这样评价。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1821892685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7013014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