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州日报副刊]乡愁,别样的幸福

2019-08-10 11:32 来源:开州日报 作者:梁臣剑 责任编辑:崔浩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身在异乡,穿行在无数张面孔间,找不到一张熟悉的脸,难免一丝乡愁从心底袅袅升起,想远在家乡的老爸老妈、同事朋友、一草一木……

百味

乡愁,别样的幸福

■ 梁臣剑

身在异乡,穿行在无数张面孔间,找不到一张熟悉的脸,难免一丝乡愁从心底袅袅升起,想远在家乡的老爸老妈、同事朋友、一草一木…… 

女儿在异乡工作,非常繁忙,连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无暇照顾,我和妻子也只得来到异乡照顾女儿,第二天,便想起家乡的那些人和事。手机不断地鸣叫,亲朋好友都围绕微信群畅所欲言,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一句又一句话从群里跳出来,也把自己想说的一句一句地点出去,“话”尚往来,解了一时的乡愁。聊完微信之后,那种寂寞与无聊,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犹如“举杯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只好到外边走一走,有电梯,我不喜欢坐电梯,因为我家没有,而且坐电梯,头总是晕呼呼的,所以我选择走楼梯间。一步一步地踏着,似乎是踩着家门口那一层熟悉而又温暖的楼梯,回过神才发现不是在家门口,而是在异乡,不由得吟起“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刚吟完,楼梯也下完了,心情好像轻松一些,肯定是那首诗带走了些许乡愁吧。 

我顺着小区的幽径漫步前行,一棵棵高大的黄桷树在地上洒下一片片浓密的树阴。我抬头仰望:碧绿的树叶,纵横交错的枝干……我的家乡开州也有许多高大的黄桷树。我盯着眼前这些似曾相识的树,它们是那么婀娜多姿,但总觉得没有家乡的婀娜多姿。在家乡时,每次走到黄桷树跟前,总要和它耳语,常常从繁茂的枝叶间读出它们的秘密,针对黄桷树的秘密,我写了一篇文章《黄桷树》发表在开州日报副刊上,可面对近在咫尺的黄桷树,我想和它耳语,可总也找不到耳语的感觉。 

一排黄桷树的尽头又是一排洋槐树,虽然和家乡的洋槐树一样:粗壮的树干,皲裂的树皮,翠绿的叶片……但总感觉它和家乡的洋槐树有些形似而神不合,没有家乡的挺拔,没有家乡的妩媚,越看越觉得这儿的黄桷树有西施效颦的感觉。 

在小区里能看到我家乡的一草一木,但此草木非彼草木,我越发想看看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前段时间,家乡正在“晒风景、晒文旅”,家乡的书记正向全世界介绍家乡的汉丰湖、举子园、雪宝山等风景名胜。我远在他乡,为家乡多次点赞,每点一次思念之情就深一分。 

我走出小区,行走在大街上,两边的门市招牌花花绿绿,色调、样式、风格和家乡的极度相似,但总没有行走在家乡大街上那种亲切舒爽的感觉,我想方设法骗自己,把这条街想象成自家门口那条街,但怎么也骗不过,而且越骗越清醒,越清醒越寂寞。 

顺着大街来到农贸市场,这里和家乡的农贸市场一样。鼎沸的说话声,川流不息的人,琳琅满目的商品:火红的西红柿,硕大的土豆,胖嘟嘟的黄瓜……一张张面孔全是陌生的,多想找一张熟悉的脸,聊一聊,说一说,哪怕只说一句话也好啊!可在异乡,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成为奢侈品。 

我在茫茫的人海中寻找,只为一张熟悉的面孔,穿过大街,走过小巷,带着一缕乡愁,带着一份思念,虽然有些许孤独,但心里藏着满满的希望:在遥远的地方有温暖的家,有熟悉的面孔,有美丽的一草一木,有含情脉脉的一山一水,还有…… 

乡愁,别样的幸福!(作者单位:开州区岳溪镇中心小学)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1821892685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7013014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