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州区讲红色故事·讲革命精神]狭路相逢勇者胜

2019-11-08 10:08 来源:开州日报 作者:冉绢 责任编辑:赵娟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地方,它位于湖北、河南、安徽三省交界地区,在国民党政府首都南京和长江中游重镇武汉之间,它北临淮河,南靠长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这个地方就是大别山。

af1ea6759e6d3ba90534cc3d5634743a_img_202_97_369_278

一九四七年冬,战士们宣誓,决心把大别山的斗争坚持到底。(刘伯承同志纪念馆供图)

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地方,它位于湖北、河南、安徽三省交界地区,在国民党政府首都南京和长江中游重镇武汉之间,它北临淮河,南靠长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这个地方就是大别山。1947年7月到8月,刘伯承率领的中国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遵照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强渡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正式拉开了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的序幕。然而,在挺进大别山的过程中,刘邓大军遭遇了敌人前所未有的阻击。那么,刘伯承到底是怎样带领着野战军冲出敌人重重封锁的呢?在各种困难面前,又是怎样的精神在一直支撑着他们? 

1947年8月,刘伯承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从山东出发,开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 

从山东出发前,刘伯承对挺进大别山做了详细而周密的作战部署。他将野战军分成三路一起开进,这样既可以对敌人起到迷惑作用,还可以让部队主力隐蔽前进,以便实施突然跃进。同时,他又下令第十一纵队和冀鲁豫军区部队,在鲁西南地区积极开展攻势活动,并到黄河渡口佯动,造成野战军主力将渡河北返的声势假象,以吸引敌人继续合围。一切工作就绪后,刘邓大军这把刺向蒋介石心脏的利剑就要出鞘了。 

经过15天的急切行军,刘邓大军的三路纵队于8月23日分别抵达了淮河北岸和汝河北岸。刘伯承和邓小平就驻扎在距离汝河北岸约30里的大李岩。经过侦察,刘伯承得知在汝河南岸的汝南埠驻有国民党的地方保安部队,而且为了阻止刘邓大军过河,敌人已将河内船只搜砸一空。没有船只,想要过河只能搭建浮桥。所以,担任先遣任务的第六纵队第十八旅,一刻也不敢迟疑,立即分头搜集渡河器材。 

24日上午,汝河上空突然出现了国民党军的“红头”飞机,在先遣部队的头上盘旋低飞。到了12点左右,汝河南岸西边的公路上,突然烟尘滚滚,人喊马嘶。黑压压的国民党队伍沿公路由西向油坊店、汝南埠一带运动,并迅速在汝河南岸建立起了防御工事,与晋冀鲁豫野战军形成了对峙状态。 

形势越来越紧迫,这天晚饭时间,刘伯承端着饭碗把警卫员叫到跟前,严肃地吩咐:“小鬼,抓紧时间轻装,吃完饭就出发,今晚我们要虎口拔牙!”刘伯承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原来,当时蒋介石不仅已经在汝河一线布下了重兵设防,还调集了三个师的精锐部队,尾追刘邓大军而来。同时,蒋介石本人还自兼参谋总长,飞至前线上空督战。汝河沿线的国民党就像一只饿虎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在这里把刘邓大军一口吞掉。面对波涛汹涌的汝河,刘伯承明白,如果不能及时渡河,整个部队就有可能陷入敌人的合击圈,甚至随时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此刻,渡河成了摆在刘伯承面前最首要的事情。 

时间紧迫,刘伯承来不及多想,吃完晚饭便与邓小平、李达一起赶到了汝河北岸,组织干部开会,商量渡河方案。狭小的作战会议室里,气氛凝重,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十分清楚,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一场硬仗。众人还未落座,刘伯承就急切地问:“具体情况,你们都了解了吗?” 

“报告司令员,12点钟以后,敌整编第八十五师进入了汝河南线一带,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我第五十二团已占领了汝河南岸大雷岗,工兵架起了浮桥。现在敌人正集中火力轰击北岸,封锁浮桥。我旅其他各团已集结河北岸待命。”先头第十八旅旅长肖永银回答道。 

肖永银汇报完毕,参谋长李达又报告了刚刚收到的最新情况:“后面追击刘邓大军的罗广文兵团整编第五十八、四十八等3个师,距离汝河北岸只有50里路了。” 

听到这里,之前还一直在凝神静听的刘伯承,微微抬起头,用他那分外沉着、安详的眼光巡视完身边每一张焦急的面孔后,开口说道:“同志们!情况确实严重,我们已经听到追击我们的敌人的炮声了!不过——”刘伯承突然变了声调,“自古狭路相逢勇者胜!狭路相逢勇者胜!同志们,明白吧?从现在起,不管白天黑夜,不管敌人的飞机大炮,我们要以进攻的手段对付进攻的敌人,在敌人的阵地上打开一条血路冲过去!只要我们坚决勇敢,不怕牺牲,就一定能打过去。” 

刘伯承慷概激昂的话语,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热血澎湃。没错,时间不等人,后面的追兵说到就到。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只能用上拼劲,与敌人拼勇气、拼韧劲,才有可能赢得战斗的主动权。大别山就在眼前,只要渡过了汝河,那就意味着胜利。这时,刘伯承定了定声,继续铿锵有力地说道:“同志们,要记住,桥断了,再修!敌人的炮火再猛烈,也要顶住!时间不多了,咱们马上行动,强渡汝河!” 

刘伯承话音刚落,一颗炮弹便在作战室附近爆炸,弹片震落的尘土撒满了地图。有人扑向刘伯承、邓小平,去掩护他俩;有人劝他们还是离开,隐蔽些好。但此刻的刘伯承却格外镇静,他用手将地图上的尘土拂掉,嘴里不断地催促着大家:“不要管我们,快执行任务,打你们的仗去!” 

几位旅长快步跑回到各自的部队,并传达了刘伯承司令员的命令。“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壮语,像电流一样传到了每一位将士的心里。很快,汝河岸边,激烈的枪炮声响成了一片,争夺河对岸滩头阵地的战斗已然打响。第十八旅旅长肖永银呼喊着刘司令员的号令:“狭路相逢勇者胜……”率队首先攻下河对岸的大小雷岗,从敌人正中间杀开一条血路,撑开了两边的敌人。紧接着,第十六旅旅长尤太忠又带着他的部队赶了上来,接替之前五十二团的防务,像钉子一样“楔”进了大小雷岗及桥头堡。与此同时,第十七旅则按照刘伯承的指示,继续留在左翼阻挡敌人从西面过来的援军。 

在第十六旅的火力掩护下,到了午夜时分,刘伯承和邓小平带领着统帅部的十来个人,经浮桥来到了十六旅的前沿阵地。阵地上静悄悄的,战士们经过了上半夜的激烈战斗,打退了敌人多次疯狂的反扑,早已人困马乏。刘伯承和邓小平沿着狭窄的工事,边走边看,亲切地问这问那。刘伯承还高兴地同战士们说道:“别看敌人气势汹汹,像个真老虎,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不是从虎口里把虎牙拔掉了吗?你们在这里堵住了敌人,指挥部和大部队就可以顺利渡河,我们就可以直插大别山。”司令员的话语感染着阵地上的每一位将士,部队士气大增。 

天已经快亮了,头天晚上,由于敌人被刘邓大军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懵了头,只得退缩到大小雷岗前面一带集结。他们不知道刘邓大军是要突围还是要激战,所以不敢进攻,只是拼命地用炮火向着刘邓大军的前沿阵地袭击。可是等到天一亮,他们便开始朝着小雷岗展开了攻击。这时,十八旅已经保护着统帅部继续往南去了,汝河南岸只剩下了尤太忠的第十六旅坚守,负责掩护大军安全渡河。 

战斗打得异常艰苦,一场激战过后,阵地前面遍躺敌尸,但十六旅的伤亡也不少。到了8点多钟,敌人再次发起攻击。这一次,他们的火力更猛:重炮、迫击炮、轻重机枪,像一群火鸟向着第十六旅的阵地飞扑过来,火药味,呛得人直咳嗽。在敌我双方力量过于悬殊的情况下,小雷岗前面的外围阵地很快便被敌人占领。 

此时的情势可谓十分危急,如果小雷岗丢失,敌人就会沿着堤岸直插桥头堡,如此一来,大雷岗就会陷于孤立。而中原局和野战军直属机关就会被敌人截在汝河北岸,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紧要关头,“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号令在战士们的胸中熊熊燃烧起来,他们一个个杀红了眼,坚决要把突进村子的敌人消灭,为牺牲的同志报仇。与此同时,得知此消息的刘伯承也命令纵队所有的炮火及河堤上的侧射火力全力支援十六旅,趁敌立足未稳,把他们反击出去! 

刚进村的敌人,还没摸清情况就遭到我军一阵猛烈的冲杀,吓得晕头转向,纷纷溃散。不到10分钟,进入小雷岗的敌人已大部被歼,少数活着逃回去的也已失魂落魄。敌人攻不下小雷岗就无法破坏浮桥,战斗一直进行到下午1点多,第十六旅的将士们钉在小雷岗、大雷岗巍然不动,用他们的生命守卫着每一块阵地,以他们的行动证明着“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号令。 

薄暮时分,夕阳斜照,汝河的水像往常一样奔流湍急,敌人因害怕夜战,早已龟缩到汝南埠去了。十六旅胜利地完成掩护任务,撤掉浮桥,离开了激战一天一夜的大小雷岗阵地,向着大部队的集结点进发了! 

(冉绢根据刘伯承同志纪念馆提供材料整理)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1821892685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7013014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