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州日报副刊]外婆家的“老古董”

2019-11-23 09:28 来源:开州日报 作者:朱方旭 责任编辑:赵娟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在外婆家的橱柜上,有一个长相奇特的家伙——圆鼓鼓的肚子,细细的腰,乌龟头似的脑袋里边儿冒着一点儿黑色的棉花做的灯芯,古铜色的身子因年代久远而微微泛黑,上面还长着一些黑色的“老年斑”,我和哥哥都戏称它为——“老古董”。

外婆家的“老古董”

汉丰第二小学 朱方旭

在外婆家的橱柜上,有一个长相奇特的家伙——圆鼓鼓的肚子,细细的腰,乌龟头似的脑袋里边儿冒着一点儿黑色的棉花做的灯芯,古铜色的身子因年代久远而微微泛黑,上面还长着一些黑色的“老年斑”,我和哥哥都戏称它为——“老古董”。 

这“老古董”啊,其实就是多年前的一盏煤油灯,可别小看它,它可是外婆的宝贝。 

妈妈说,在她小的时候,家住偏远的农村,一到天黑,就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草丛里蛐蛐的“唧唧”声,池塘里青蛙的“呱呱”声,河对岸大黑狗的“汪汪”声。有时候,大黑狗不高兴了,还会拉长声音,传来幽怨的“呜呜”声,吓得我妈妈一个劲儿地往外婆怀里钻! 

这时候,“老古董”的作用就大了!只见外婆“哧”地一声划亮火柴,再用手指头拨一拨它的“乌龟头”里面的灯芯,“唿”的一声,火柴的火焰与灯芯接触,火光顿时变大了些,屋子里终于有了光亮!在这黄晕的灯光下,墙上总能印上外婆和妈妈大大的影子——外婆忙着煮红薯做晚饭,妈妈忙着把“老古董”放在桌头,借着这灯光完成家庭作业。为了省一点煤油,外婆总是把灯芯留得很短,但灯芯越短,灯光也就越昏暗,妈妈总是把头埋得很低,才能看清楚书上的字迹。“唉”,每每看到这儿,外婆总会伴着一声既心疼又无奈的叹息。 

尤其是遇到冬天,寒冷的风从石头墙缝里钻进来,吹得瑟瑟发抖,还把本就微弱的灯火也吹得抖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用手遮挡,灯火就被吹灭了,只留下灯芯的一点余温。这时候,外婆得拿着熄灭的油灯,摸着桌子腿儿、椅子背儿,沿着墙根儿摸索到灶台边,取出火柴,重新点亮油灯,弯曲着手掌挡着风,才能顺利把油灯重新送到做作业的妈妈跟前。 

后来啊,家里逐渐多了白色的蜡烛,红色的打火机,点起来方便了些,而且可以同时点两根儿,屋子里亮堂多了。家里的石头墙缝也重新修整过,还刷了白色的石灰,再也不用担心寒风把灯火吹灭了! 

再后来啊,村里通了电,家家户户都装上了电灯,5瓦的、15瓦的、25瓦的,后来外公买了1个100瓦的灯泡,装在新屋的大门上,简直能照亮半边山!妈妈再也不用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作业了,背挺得更直了!看到这儿,外婆的脸上乐开了花! 

现在啊,出生在二十一世纪的我,可是赶上了好时候。城市里大街小巷、高楼洋房、住户商铺,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灯光,五颜六色,明亮通透,能把夜晚照得如同白昼。偶尔和外婆一起到乡下老家去,那里已经建成了新农村,家家户户都住着小洋楼,楼房里、屋脊上都安装着各种灯饰。每到夜晚,各家各户都打开了家里最亮的灯,远远看去,就像黑色的山脊上放了一大颗璀璨的明珠,又像传说中的海市蜃楼。 

外婆家的“老古董”随着新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而变成了真正的“古董”,不再使用。但外婆说,她要一直把这件“老古董”放在橱柜最显眼的位置,不为别的,只为纪念曾经那些昏暗的苦日子,纪念那些让我们的灯光变得亮堂、让我们的日子变得耀眼的“领路人”……

(辅导教师:朱兴宇)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1821892685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7013014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