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难忘的扶贫故事]开州区关面乡火焰村扶贫干部:刘梦超一幅饱含深情的十字绣

2019-12-03 09:35 来源:开州日报 责任编辑:赵娟 文章问题:点我纠错
摘要:他叫欧晓(化名),出生于关面乡火焰村的一个贫困家庭,17岁的他本应该在学校接受良好的教育,聆听老师的谆谆教诲,却因为先天智力障碍辍学在家。他父亲患有癫痫症在湛江打工,母亲也患有智力障碍,一家人住在湛江乡下的出租屋里。

一幅饱含深情的十字绣

关面乡火焰村驻村工作队员、区交通局干部 刘梦超

af1ea6759e6d3ba90534cc3d5634743a_img_811_1044_142_201

刘梦超

他叫欧晓(化名),出生于关面乡火焰村的一个贫困家庭,17岁的他本应该在学校接受良好的教育,聆听老师的谆谆教诲,却因为先天智力障碍辍学在家。他父亲患有癫痫症在湛江打工,母亲也患有智力障碍,一家住在湛江乡下的出租屋里。 

2016年9月,我入职区交通质监站,恰逢同事援藏,落下的帮扶任务就交到了我手上,同事临走前特地告诉我:“交给你的3户人中欧家最为困难,可要多下点功夫啊!”当时的我不以为然,直到第一次见到他们。 

2017年1月,欧晓父亲癫痫病情加重,准备回开州就医,我到平桥车站去接他们。只见站台上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高个子身高约有一米七八,十五六岁的模样,目光呆滞,身上穿的外套和裤子短了很长一截,露出了毛衣和大半个小腿,背上背着脏兮兮的粉红色卡通书包。 

矮个子皮肤黝黑,满脸憔悴。两人站在一起特别突兀,我估摸着就是他们,于是上前打招呼。矮个子也认出了我,先是一阵感谢,然后转过身对高个子说:“欧晓,叫刘叔叔。”欧晓口齿不清,很勉强的挤了声“叔叔好”。 

这声叔叔叫得很是诧异,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吃完饭我问起了欧晓的情况。其父亲说,欧晓很可怜,智力完全跟不上同龄人,所以没读几天书就辍学在家,后来就跟他一起去了湛江。他白天要去工地上下苦力,欧晓就和妻子在家。 

妻子也患有智力障碍,顶不了作用,照顾不了欧晓。有时候欧晓就一个人跑到外边溜达,经常忘记回家的路,好在周围有些好心的老年人,会给欧晓些吃的,把欧晓带回去。 

同龄人都不愿跟欧晓玩,大人们见到欧晓都躲得远远的。欧晓在外面经常受委屈,完了就回家使劲哭。 

“那是怎么受了委屈呢?”我很好奇地问。“欧晓他不懂事,不知道轻重,也不懂男女有别。夏天天气热,他就把衣服裤儿脱个精光出去耍,被几个小孩的家长给打了。自那以后他就不爱跟人玩了,老是一个人闷沉沉的。实在是没办法啊,后来我就干脆把他关在屋里,不让他出去。”我听完这些话心里感到一丝凉意,真没想到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还会有这样不幸的人。 

伴随不幸的往往是更加不幸,到医院做完检查,医生告诉我,欧晓父亲的癫痫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阶段,如果继续从事高强度的体力劳动,病情将会持续恶化,甚至威胁生命。 

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一位坚强的父亲艰难地支撑着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庭,而就是这样坚强的父亲,他也要失去支撑的力量了。 

那天我想了很多,晚上回到万州拾掇了一堆旧衣服。第二天一早交给了欧晓父亲,我说:“这是些旧衣服,不值钱,别嫌弃,给欧晓穿热和点吧。”欧晓父亲说:“刘兄,太感谢你了,既然是旧衣服我就收下了。” 

事后我联系了关面乡政府,说明了情况,请求他们为欧家办理低保。就在让欧晓父亲填写申请书的时候,他却不高兴了:“刘兄,我不吃低保,我在工地上一个月能挣几千块,要不是我有癫痫,我连贫困户都不想当。” 

我告诉他:“你别硬撑了,享受国家的政策,是让你们一家渡过难关,你现在哪还能在工地上继续干啊,你要是倒下了,欧晓和他妈妈该怎么办?”在我的劝说下他填写了申请,并成功办理了低保,一个月700多元。 

后来我又联系湛江的同学为欧晓母亲在移动公司谋得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一个月1500元,欧晓父亲回到湛江后也谋到了一份较为轻松的保安工作,一个月1800元。经过一番努力,这一家子人又看到了希望。 

2018年9月,为响应组织号召,我说服了正在待产的妻子,主动请缨入驻关面乡火焰村,正式成为了一名驻村工作队队员。 

在工作队和村支“两委”的共同努力下,全村脱贫形势持续向好,72户贫困家庭里面已经有包括欧晓在内的66户脱贫。欧晓一家脱贫了,我紧绷的心弦也放松了下来。 

2019年1月,欧晓一家三口回到关面乡过年,又听说我在火焰村驻村,一家人就到村委办公室来看我。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欧晓母亲,她的情况比欧晓好一点。“谢谢你,刘同志。”她的话说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能听懂。 

随后欧晓父亲递给我一件折好的白布,打开一看是一大幅十字绣。我赶紧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是他老婆非要绣的,要送给我做礼物。 

我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位笑容憨厚的母亲,一个连话都说不太明白的人居然能绣出这么大一幅十字绣!千针万线的工艺对她来说本应该是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啊,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的惊讶和感激。 

这幅十字绣虽然并不精致,却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每一针都承载着他们的希望,每一线都牵绊着我的心。这份沉甸甸的礼物我没有推辞,接受了他们的感谢,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一家平安健康。 

然而事与愿违,今年七月我接到欧晓父亲打来的电话,欧晓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半夜起来撕扯衣服,把自己抓伤,甚至有一次还拿家里的菜刀砍砸东西。 

我叫他赶紧把欧晓带回开州,去精神病医院看看。那天我到车站接他们,欧晓满身都是抓痕,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看着好不容易重燃希望的一家人又陷入了困境,心里真不是滋味,眼泪止不住就掉了下来。 

我偷偷抹掉眼泪,带他们来到了医院。医生告诉我们,他这个情况目前只能吃药控制,不能住院。 

因为像欧晓这样没有自理能力的人,在里面会被其他病人欺负,很受罪,出院后会更严重。于是家里人带着欧晓回火焰村休养了一个月,病情有所好转后又回到了湛江,欧晓父亲在电话里告诉我:“欧晓吃药后好了,不狂躁了。”但我始终放心不下。 

越担心的事情越是要发生。9月18日,欧晓父亲打电话告诉我,欧晓拿菜刀砍伤了自己的手……听到这儿,我彷徨了,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作为帮扶干部,我在生产生活方面对他们进行了帮助,却忽视了精神上的疏导,欧晓虽然智力有障碍,但也是有思想有灵魂的,被人排斥,没有朋友,心中的苦说不出来。 

目前,欧晓的伤势已经得到了治疗,下一步我们打算对他进行心理疏导,同时指导他进行一些简单的社交活动,帮助他走出心理阴影。 

虽然我们已经通过了国家验收,但仍有困难群众需要帮助,扶贫工作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需要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图片由刘梦超提供)

版权所有:开州之窗 www.kxzc.cn QQ:1821892685
Copyright© 2005-2014 www.kx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7013014号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

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